历史芯片出货超千亿片 软银孙正义为什么还想卖ARM?

  在摩尔定律主导的行业,没有永远的朋友,但可能有永恒的利益。   文 | 李亚静
历史芯片出货超千亿片 软银孙正义为什么还想卖ARM?

  在摩尔定律主导的行业,没有永远的朋友,但可能有永恒的利益。

  文 | 李亚静

  作为一家半导体行业的明星公司,ARM最近事端频发,先是前段时间的ARM 中国区CEO换帅风波,现在ARM收购案又卷土重来。

  此前就有报道称,软银将要全部出售ARM,或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方式推动ARM重新上市。今日,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在线记者会上透露,关于子公司英国半导体开发巨头ARM控股的股票,出售所持ARM的部分或全部股票是目前考虑和探讨的方案之一,也不排除明年或者后年让ARM上市的可能。暂未没有透露谈判对象。

  持续了一个多月的ARM被收购案仍未有定论,但不可否认的是ARM的确是全球科技行业的关键参与者,全球95%以上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采用的ARM架构。目前,ARM在全球拥有1000多家处理器授权合作企业、320家处理器优化包和物理IP包授权伙伴,15家架构和指令集授权企业。在众多授权企业的支持下,ARM处理器2015年的出货量达到了150亿个,历史出货总量超过了1000亿个。

  ARM从1990年创立时的一家小公司,发展成为今天半导体行业关键公司,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的结果,其中还有不少贵人相助。正是这些“贵人”的相助,让ARM在当时的阶段有了成长的助力。梳理ARM成长史上的贵人,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还原这家公司的成长历史。

  这些“贵人”的帮助,并非偶然。背后其实还是一部半导体、3C行业的竞合博弈、爱恨情仇不断的故事史。在摩尔定律主导的行业,没有永远的朋友,但可能有永恒的利益。

  ARM的第一个贵人:苹果

  ARM创立于1990年,是苹果、英国Acorn电脑公司和美国芯片制造商VLSI科技公司联合创建的合资企业。

  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苹果正在为自己的PDA寻找一款合适的移动处理器,也就是后来被全世界熟知的Newton。VLSI当时是苹果的代工合作伙伴,VLSI帮助苹果找到了一家个人电脑制造商——Acorn(ARM的前身),Acorn当时已经研发出一款属于自己的处理器,他们把这款处理器取名为Acorn RISC机器或ARM,而苹果的Newton团队提出将ARM用在Newton掌上电脑中。但当时苹果想对最初的ARM处理器进行调整,以适应Newton的需求,而Acorn公司没有足够的预算来支持这项调整需求。1990年,苹果、VLSI和Acorn公司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Acorn公司将提供人力资源,苹果提供资金,VLSI将共享设计工具的技术,合作开发,且作为代工厂生产。

  1990年12月27日,Acorn联手苹果和VLSI创建了一个新的公司——Advanced RISC Machine。之后苹果说服Acorn公司将ARM平台独立,并投资300万美元占股43%,Acorn公司占股43%,VLSI获得剩余股份并成为ARM的半导体代工者。事实上,VLSI也成为第一个获得ARM授权的芯片厂商。

  1993年,ARM在和苹果合作的搭载ARM处理器的苹果Newton  MessagePad问世,在市场维持了约11年时间。Newton  MessagePad的问世提高了ARM在业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可以这样说,没有当年苹果的资金支持以及Newton MessagePad的研发,就没有今天的ARM。

  苹果对ARM的投资部门(库比蒂诺-总部位于加州的Technology)继续支付巨大的红利,还涉及到便携设备,如iPod,iPhone和iPad。

  之后,苹果的iPod,路由器AirPort和智能手机iPhone等设备都使用的是ARM处理器。

  ARM的第二个贵人:诺基亚

  在产品研发上扬长避短,不再做已经在电脑领域普及的英特尔CISC指令,转而开发不被市场看好的RISC精简指令。因为资金短缺,ARM没有钱去做芯片的后续生产,因此ARM当时的CEO Robin Saxby开创性的提出了IP 授权这一前所未有的商业模式:即ARM不再生产和销售芯片,只设计中央处理器,然后把设计授权给其他的芯片设计公司,拿到 ARM 设计授权的公司再在 ARM 中央处理器的基础上添加外围设备,从而设计出各具特色的芯片,ARM 从中先收取一次性授权费用,当芯片公司设计的芯片上市销售后,ARM 再根据销量收取版税提成。

  这种产品定位和商业模式,在个人电脑和高性能处理器统治的年代,并没什么突出的优势。直到1993年,当时的手机巨头 Nokia 找到 TI,希望 TI 为他们的下一代手机定制一颗芯片,TI 推荐采用 ARM7 架构的芯片,但是遭到了 Nokia 的反对,因为 ARM 的 32 位指令集太占内存空间了——这个手机要设计时尚的 UI 界面,并且准备搭载数款很受欢迎的游戏——对内存空间的要求十分苛刻。

  为符合诺基亚减少内存的要求,ARM在32 位ARM 指令集的基础上研制出了 16 位的Thumb 指令集,在性能降低不多的情况下,每条指令占用内存空间从四字节降为两字节——这一新的架构为 ARM7TDMI。

  TI 基于 ARM7TDMI 设计出了 MAD2 芯片,最终被 Nokia 6110 采用。诺基亚6110成为第一部采用ARM处理器的GSM手机,于 1997 年发布,上市后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成为手机史上的经典设计之一。ARM也是通过和诺基亚合作的6110手机实现首次盈利,摆脱财务危机。

  同时,诺基亚6110 的成功使得更多的手机厂商开始使用 TI 的芯片,也使得 ARM 被越来越多的芯片设计公司所关注。

  不得不说诺基亚是ARM的贵人之一。此后,高通、飞思卡尔、DEC 相继加入 ARM的授权阵营,ARM7 最终被授权给将近 170 家公司,成为当时手机、电话、机顶盒等设备上的标配处理器,是 ARM 历史上第一颗获得巨大成功的处理器内核。

  ARM的第三个贵人:微软

  自1997年以来,微软和ARM一直在嵌入式、消费类和移动领域的软件和设备上携手合作,使得许多公司能够推出以ARM为核心的多样化产品。

  早年间,ARM台湾总裁吕鸿祥曾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声称,ARM其实一直都在与微软紧密合作,共同从事处理器架构方面的开发工作。

  随着传统PC电脑时代的渐渐消退,智能手机的平板电脑市场日益增长,2011年,微软宣布 Windows8 将支持 ARM架构,之前牢不可破的Wintel(Windows + Intel) 联盟开始出现裂痕,这让英特尔x86处理器的市场地位开始发生动摇。有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全球有1384家移动芯片制造商都采用了ARM的架构,全球有超过85%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芯片都采用的是ARM架构的处理器,超过70%的智能电视也在使用ARM的处理器。到2016年,由于巨额亏损,英特尔停掉了Atom生产线,而ARM芯片的历史出货量达到了1000亿。

  软银是不是ARM的贵人?

  ——ARM与日本软银的短暂蜜月期

  时间回到当下。ARM当下的谜题,则来自于2016年的收购。

  2016年,日本软银以234亿英镑(约合3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RM。这也是今天ARM谜题的伏笔。

  业内猜测,ARM增长的疲软,加上软银自身财务危机,可能是导致软银如今想要出售ARM的重要原因。

  根据软银的财报,ARM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针对IP授权的前期授权费,包括ARM架构和ARM IP;另一个是根据每颗芯片售价按比例抽取版税。

  表面来看,软银收购后的ARM 财务数据依然持续走高。软银发布的财报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整体来看,ARM的总营收都还在维持正常水平,2016年-2019年都在18亿美元左右。其中,软件和服务收入以及许可收入增长,2018年同比增长51.6%,2019年同比增长23%,达到近2亿美元的营收。

  拆解具体的年营收,即可以看到ARM增长的疲软。被软银收购后,ARM在2017年-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8.31亿美元、18.36亿美元和18.98亿美元。其中,ARM的营收从2018年开始,与半导体业务相关的收入速度开始下降,2018年和2019年ARM的净销售额同比增长分别为0.3%、3.4%, 2018年ARM的专利授权收入下降了11.5%,2019年的专利授权收入也没超过6亿美元。

  高额的技术投入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ARM的利润。2019年ARM研发投入均在7亿美元以上,占总营收的40%左右,这包括招聘了大量的员工和对新技术的开发投入。当然这也使得ARM在2017年以后净利润不断下降,2015年ARM的利润为8.43亿美元,到2019年ARM的净利润仅为2.76亿美元。

  与此同时,软银自己也在经历财务问题。软银2019年财报显示,软银2019年营业亏损额高达 1.36万亿日元(约合126亿美元),创历史新低,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9615.76亿日元(约合89.73亿美元),上年实现净利润为1.4112万亿日元。同时,软银重金投入的多家公司均面临较大困难,Uber 股价的接连走低,WeWork 估值大幅跳水,甚至有数十家公司面临破产窘境。

  因此,这才传出ARM被出售的传闻。

  当业界传出软银要出售ARM时,苹果和三星被认为是传闻中的两家潜在收购者。之后,又传出NVIDIA正在和软银进行实质性谈判,据悉,交易价值超过320亿美元。据日媒《日经》报道称,台积电和富士康也都表达了对收购 ARM 公司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具体分析买家。此前据彭博社做过分析,由于ARM公司的许可要求和潜在的监管问题,苹果并不打算收购该公司,因为ARM的授权业务与苹果的软硬件业务模式并不适应;三星方面同样表示无意拿下ARM公司,因为三星和ARM在开展半导体业务的方式以及公司经营理念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而且收购ARM公司会打破三星在半导体领域的常规业务流程。

  NVIDIA方面,NVIDIA的GPU业务的天花板逐渐显现,其2020财年财报显现,收入和利润不增反降,拓展业务线逐渐成为NVIDIA的必需,而ARM在主流移动设备SoC的市占率超过90%,如果可以成功收购ARM,NVIDIA将在移动端市场有一定的进展。但收购很可能让NVIDIA陷入到反垄断的困境。

  因此目前来看,这些大玩家很可能最后并不会成为新买家。

  此次,孙正义的发言来看,并不能排除ARM会保持独立IPO的可能性。孙正义去年曾表示,他希望在五年内让ARM重新上市。而稍早前,ARM表示计划将两个软件业务转让给日本母公司软银集团,将经营战略转向专注于发展核心芯片业务,并且希望在9月之前将该业务完成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