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安全开放学校:有效检测和接触者追踪至关重要

  原标题:疫情期间安全开放学校:有效的检测和接触者追踪至关重要  原创 柳叶刀 柳叶刀TheLancet 来自专辑柳叶刀COVID-19精选论文

  原标题:疫情期间安全开放学校:有效的检测和接触者追踪至关重要

  原创 柳叶刀 柳叶刀TheLancet 来自专辑柳叶刀COVID-19精选论文

疫情中安全开放学校:有效检测和接触者追踪至关重要

  《柳叶刀-儿童与青少年健康》(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近日同时发表的两项研究表明,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和大流行控制措施对于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期间安全开放学校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教育环境中的病毒传播情况仍有诸多未知之处,但两项研究都指出,重新开放学校的大环境十分重要,且有必要进一步研究病毒在儿童和青少年群体中的传播水平。

  • 模型研究表明,英国若想在9月重新开学,就必须实现高覆盖的检测-追踪-隔离策略,避免第二波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暴发。

  • 另一项单独研究分析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第一波COVID-19疫情的真实世界数据,发现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SARS-CoV-2)在学校和托儿所的传播水平较低,表明在落实有效的病毒控制措施的情况下,学校能够安全运行。

  《柳叶刀-儿童与青少年健康》(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同时发表的两项研究表明,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和大流行控制措施对于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期间安全开放学校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项研究模拟了英国在9月重新开学的影响,结果表明,英国如果辅以覆盖范围足够广泛的检测-追踪-隔离措施(test-trace-isolate programme,TTI),就可以避免第二波COVID-19疫情暴发。第二项研究于2020年1月至4月收集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疫情数据,经分析发现,在采取控制措施的情况下,学校和托儿所的病毒传播水平较低。

  第一波COVID-19疫情期间,由于各国政府都在全力减缓病毒传播,学校和托儿所大量关闭,全球儿童都受到了影响。然而,关闭学校这一举措可能会危害到儿童的身心健康与福祉,还可能加剧不平等现象。

  由于大量的现有数据都是基于模型研究的,且少有研究采用真实世界的学校数据观察疫情暴发情况,因此目前仍缺少证据证明学校在冠状病毒的传播过程中扮演何种角色。尽管教育环境中的病毒传播情况仍有诸多未知之处,但发表的两项研究都指出,重新开放学校的大环境十分重要,且有必要进一步研究病毒在儿童和青少年群体中的传播水平。

  以英国重新开放学校为例

  这项模型研究由伦敦大学学院(UCL)和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ealthy and Tropical Medicine)的研究人员牵头,首次估计了英国在避免出现第二波疫情的情况下,重新开放学校和更广泛的检测-追踪-隔离措施所需的覆盖水平。

  利用工作场所、社区、人口统计和流行病学数据,研究团队模拟了学校重新开学的六种不同情境。上述情境包括全日制和非全日轮值制,即一半学生隔周轮流上学。这两种学制各匹配三种模拟情境,各情境反映出不同程度的接触者追踪和检测水平。除了重新开学,该模型还假设各社会限制措施互相影响,并模拟了全社会放松限制措施的情况。研究团队估计了每种情境下的新感染病例数、死亡数和有效再生数(R)。

  这项模型研究的结果表明,提高检测水平(约59% - 87%的有症状感染者在SARS-CoV-2感染活跃期间接受检测)、强化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和隔离措施,或将有助于英国避免第二波疫情暴发。

  假设能够追踪到68%的接触者,那么如果学校在9月份恢复全日制授课,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和隔离措施就要求确诊并隔离75%的有症状感染者,而如果恢复为非全日轮值制授课,则要求确诊并隔离65%的有症状感染者。倘若只能够追踪到40%的接触者,那么上述有效措施要求的确诊及隔离患者比例将分别提升至87%和75%。

  然而,如果英国人群整体的诊断和接触者追踪水平低于该数值,那么重新开学以及逐步放松封锁措施就很可能造成第二波疫情暴发。假如学校在9月恢复全日制授课,那么第二波疫情将在2020年12月达到峰值;假如学校在9月恢复非全日轮值制授课,那么第二波疫情将在2021年2月达到峰值。

  作者警告称,无论是上述逐渐放松控制措施还是不充分的检测-追踪-隔离措施,第二波疫情都将可能导致病毒再生数(R)提高至1以上,那么第二波疫情的规模将是第一波疫情的2倍至2.3倍。

  在主要结果中,该模型假设儿童和成人具有相似的传染性。然而,由于儿童与成人的传染性水平是否相当尚无定论,因此研究团队又重新假设儿童和年轻人的感染率是成人的50%,并重新运行了该模型,得出了相同的结果。

  该研究的通讯作者,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牛津大学(UCL/Oxford)的Dr。 Jasmina Panovska-Griffiths评论到,“我们的模型表明,若能在全英国落实高效的检测和追踪策略,就有可能在9月安全地恢复学校授课。然而,如果没有实现覆盖率足够高的检测-追踪-隔离策略,英国就有可能在12月或2月出现严重的第二次疫情高峰。因此,我们敦促政府在各学校重新开学前,确保将检测-追踪-隔离能力提升至足够高的水平和规模。”[1]

  她接着谈到,“有必要指出,学校重新开放很可能会伴随着更多成年人重返工作岗位,并伴随全社会采取其他放松措施,因此该模型着眼于学校重新开放和全社会放松限制措施的共同影响。所以,我们的研究结果并不局限于学校内传播的影响,而是反映了更广泛的封锁政策放松的影响,这表明有效的检测-追踪-隔离措施是间歇性封锁和关闭学校的一种可行的替代方案,能够控制COVID-19的传播。”[1]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来自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Chris Bonell教授说,“在看到研究结果后,我们不应该因为害怕第二波疫情暴发而继续让学校停课,而是应该尽快采取行动,改进感染控制措施和检测-追踪系统,以便让孩子们重返学校,无需延长停课时间再次中断其学习。这一点对于逐渐放开社会其他领域而言更为重要。”[1]

  研究团队还指出了该研究的一些局限性,强调道,与所有其他模型研究一样,该研究模型基于一系列假设。尽管研究团队模拟了与英国相似的情景,但其中一些假设是基于不同情境下的数据。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COVID-19的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率,但该模型假设无症状感染占继发性传播感染总数的30%。研究团队还指出,该研究无法解释不在校年轻人的行为,也没有假设校园外社会交往增加的情况。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25所学校和托儿所中的COVID-19传播

  《柳叶刀-儿童与青少年健康》(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还发表了另一项观察性研究,观察并分析了1月至4月间,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25所学校和托儿所追踪的COVID-19的真实传播数据。研究发现,在接触者追踪和大流行管理到位的情况下,儿童和教职工在这些教育环境中传播病毒的风险非常低。

  尽管27名儿童或教师在感染的情况下去了学校或托儿所,但后来只有18个新增感染病例(共计1448名接触者,二代续发率为1.2%)。

  研究结果表明,如果落实有效的接触者检测策略,学校和托儿所(在澳大利亚称为儿童早期教育和护理;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 ECEC)就不是冠状病毒二代传播的高风险场所。

  与许多其他国家不同的是,澳大利亚在第一波疫情暴发期间的COVID-19发病率相对较低,且在落实社交距离策略和个人卫生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于此期间保持学校开放。

  澳大利亚国家免疫研究和监测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Immunisation Research and Surveillance)主任、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 Australia)的Kristine Macartney教授称:“该研究结果是迄今为止有关学校和早期教育环境中SARS-CoV-2传播的最全面的数据。”[1]

  通过新南威尔士州的集中报告系统(新南威尔士州的疾病信息管理系统;the NSW Notifiable Condition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该研究观察了该州所有实验室确诊病例,并追踪了所有感染期内(包括出现症状前24小时内)在学校或托儿所工作的教职工及上学的18岁及以下儿童。

  一经确诊,所有患者及其监护人都被要求告知其进出学校和托儿所的情况以及感染期内的他人接触情况。自2020年1月25日新南威尔士州出现首个确诊COVID-19至2020年4月10日(学期结束),该研究纳入了这3个月内该州全部符合条件的共3103所学校和约4600个托儿所的数据。

  “密切接触者”指的是曾在室内与感染者面对面交流至少15分钟或40分钟的人,可以通过时间表以及询问家长和学校有关领导来确定。一经确认,这些密切接触者将受到监控(通过定期电话访问),并需按要求隔离14天。密切接触者如果开始出现相关症状,就会被要求进行检测,以便让研究团队计算出每一个确诊的原发病例能够产生多少二代病例。

  总的来说,共有12名儿童及15名成人曾在感染期内去往学校或托儿所,共涉及15所学校及10个托儿所。

  通过接触者追踪共确认了1448名密切接触者,这些密切接触者接受了定期电话随访,并在出现症状后按照指示接受检测。在所有密切接触者中,共有633人(43.7%)在出现症状后或主动选择进行COVID-19检测(进行核酸或抗体检测)。

  经观察所有接受检测的633名密切接触者的后续症状,有18人确诊患有COVID-19,这表示所有密切接触者(共有1448人)中有1.2%呈COVID-19阳性。

  这18例二代传播发生在3所学校和1个托儿所。托儿所的传播规模较大,从1名成年人传播给6名成人和7名儿童(35.1%;13/37名接触者)。将该托儿所的二代病例从分析中剔除后,得出在整体教育环境下每282名密切接触者中有1例感染(0.4%)。

  研究团队对纳入研究的其中7所学校和托儿所进行了额外调查,包括抗体检测、症状调查和额外病毒核酸检测等,发现儿童传播儿童的比率为0.3%,儿童传播教职工的比率为1.0%。教职工对儿童的传播率为1.5%,教职工之间的传播率为4.4%,这表明儿童比成人更不容易传播病毒。

  新南威尔士州共有180万名儿童,该研究确认只有98名儿童受到感染,占COVID-19感染总数的3.2%,证实了该年龄段的患病率较低。

  Macartney 教授指出,“这项研究补充了有价值的数据,但仍应注意需在新南威尔士州疫情暴发的背景下解读研究发现。在某些地方更高的病毒传播率导致儿童感染率上升,澳大利亚严格施行边境封闭措施且严格执行检疫措施,而有些地方接触者追踪和公共卫生措施不如澳大利亚严格。如果发现有学生或教职工被感染,学校也会暂时关闭,进行彻底清理。”[1]

  上述托儿所中发生的暴发性传播十分复杂且发生在疫情暴发早期,当时的检测标准比较狭窄。这项研究表明,病毒传播源自教职工而非上课的儿童,而且一部分儿童出现无症状感染。

  研究团队警告称,该研究仍有一些局限性,最明显的是,大多数密切接触者是在出现症状后才进行检测的,这就意味着一些无症状或轻度病例可能被遗漏。此外,从3月22日起,尽管学校仍然开放,但鼓励儿童留在家中远程学习,而在4月放假前,学校的出勤率也从90%下降到约5%。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W John Edmunds教授在相关评论中对两篇文章进行了讨论,他谈到,“两项研究都提供了继续开放学校的可能性,也都清楚地证明了覆盖率足够高的接触者追踪和检测措施的重要性。Macartney等人建议,只要接触者追踪、隔离、甚至学校关闭等控制措施落实到位,确保有能力在病例出现时控制病毒扩散,那么教育环境就可以保持开放。Panovska-Griffiths等人认为,如果能够大幅提高检测-追踪-隔离措施的实施力度,那么英国就可以安全地重新开放学校。然而,还存在年龄是否影响易感性、是否影响儿童和青少年的传播的可能性等许多问题。正如英国公共卫生研究部(Public Health England)的sKID研究要做的那样,我们迫切需要大规模的研究项目来仔细评估重新开学的影响。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采取最适当的措施来减轻风险,同时向家长、学生和老师等保证学校的安全性。这场可怕的大流行没有“速效药”。然而,我们却越发清楚地认识到,世界各国政府需要找到让儿童和年轻人尽快安全地重新接受全日制教育的解决办法。”END

  NOTES TO EDITORS

  No funding was received for Study 1。 It was conducted by researchers from UCL, UK, University of Oxford, UK, University of Sydney, Australia, University of Copenhagen, Denmark, Burnet Institute, Australia, Great Ormond St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 UK, LSHTM。

  Study 2 was funded by NSW Health。 It was conducted by researchers from The National Centre for Immunisation Research and Surveillance, The Children’s Hospital at Westmead,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Nepean Hospital,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Western Sydney Local Health District, New England Local Health District, NSW Health, the University of Newcastle and the NSW COVID-19 Schools Study Team, full list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The labels have been added to this press release as part of a project run by th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seeking to improve the communication of evidence。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see: http://www.sciencemediacentre.org/wp-content/uploads/2018/01/AMS-press-release-labelling-system-GUIDANCE.pdf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feedback, please contact The Lancet press office pressoffice@lancet.com

  [1] Quote direct from author and cannot be found in the text of the Article。

  *中文翻译仅供参考,所有内容以新闻稿英文原文为准。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武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