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纪话廉⑥】“四知先生”杨震

  原标题:【湘纪话廉⑥】“四知先生”杨震    杨震塑像  杨震(?—124),字伯起,弘农郡华阴人(今陕西华阴),东汉时期的名臣,出仕前为关西名儒,被士人誉为“关西夫子”“关西孔子”,五十岁时被举荐为官,历任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太仆、太常、司徒、太尉等职。他居官二十年,品行端正,刚正不阿,敢于与奸邪势力作斗争,以“四知拒贿”和“清白传家”闻名于世,其子杨秉、孙杨赐、重孙杨彪,均官至太尉,一门四人位列“三公”,且均为“清白吏”。

  原标题:【湘纪话廉⑥】“四知先生”杨震

  

【湘纪话廉⑥】“四知先生”杨震

  杨震塑像

  杨震(?—124),字伯起,弘农郡华阴人(今陕西华阴),东汉时期的名臣,出仕前为关西名儒,被士人誉为“关西夫子”“关西孔子”,五十岁时被举荐为官,历任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太仆、太常、司徒、太尉等职。他居官二十年,品行端正,刚正不阿,敢于与奸邪势力作斗争,以“四知拒贿”和“清白传家”闻名于世,其子杨秉、孙杨赐、重孙杨彪,均官至太尉,一门四人位列“三公”,且均为“清白吏”。

  杨震任荆州刺史时,非常赏识荆州人王密的才能,举荐他为“茂才”,后王密任昌邑县令。后来,杨震调任东莱太守,赴任途中,正好路过昌邑县,要在这里留宿一晚。故人相逢,分外高兴,白天,王密连忙迎接至驿馆安顿,相谈甚欢。东汉时期,中高级官员的举荐是普通士子进入仕途的主要途径,王密一直对杨震的举荐之恩心存感激,对他来说,杨震既是伯乐,又是恩师。于是,当天深夜,他悄悄怀揣黄金十斤,再次前来拜谒,想送给杨震。殊不知,杨震大怒,厉声说:“作为老师和老朋友,我很了解你,你却不了解我啊!”王密以为杨震是怕别人知道此事,毁了自己的清誉,连忙说:“您放心,现在是深夜,只有您和我在,没有人知道此事。”杨震责问说:“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你赶紧拿回去吧!”杨震的话振聋发聩,王密听了羞愧难当,赶紧唯唯告退。此后,人们便称杨震为“四知先生”,“四知”一词被后世作为颂扬品行高洁官员的代名词之一。

  汉安帝永宁元年(120),杨震升任司徒。第二年,太后邓绥去世,汉安帝刘祜亲政,他身边的乳母王圣及中常侍李闰为首的宦官集团开始把持朝政。安帝的奶妈王圣自侍抚养皇帝有功,依靠帝恩,骄横放纵,贪赃枉法,插手朝政,为所欲为,她甚至让女儿随意出入宫廷禁地,违制行事。杨震为此上疏安帝,奏请皇帝疏远奶妈王圣,不要让妇人干政,应当尽快让王圣等人搬离皇宫。不料,年轻的汉安帝为讨好奶妈,看完奏疏竟随手给了王圣。从此,王圣母女对杨震恨之入骨。后来,原朝阳侯刘护的堂兄刘瑰为攀附,娶了王圣女儿为妻,刘瑰竟因“妻荣夫贵”承袭了刘护的爵位,官至侍中。杨震再此上疏劝谏:“依照祖制,爵位的承袭是‘父死子继,兄亡弟及’,刘护的亲弟弟刘威还健在,怎么也轮不到毫无功绩的刘瑰啊,不能因刘瑰娶了陛下奶妈的女儿,就既封侯又封官!”汉安帝依然置之不理。

  汉安帝延光二年(122),杨震调任太尉不久,安帝的舅舅、大鸿胪耿宝想让杨震举荐中常侍李闰的哥哥为官,杨震拒绝了。中常侍李闰是安帝身边的“红人”,也是宦官集团的首领,权倾一时,很多人巴结都来不及。耿宝特意来责问杨震说,“李常侍是皇上所倚重的人,是皇上想让您举荐的,我只不过是传达他的意思而已。”杨震义正言辞地回答:“如果陛下有意让‘三公’举荐,应该有尚书颁发的敕令。”耿宝恨极而去。随后,皇后的哥哥也请杨震举荐自己亲戚,亦被拒绝。司空刘授听说此事,见风使舵,立即举荐了这两个人,十天后两人都得到了提拔。从此,杨震更受宦官和外戚的怨恨。

  汉安帝懦弱无能,依赖受宠的宦官执掌朝政,而此时东汉朝廷面临内忧外患,匈奴时常侵扰,国内灾害频仍,国库虚空严重。然而汉安帝却仍下诏为奶妈王圣大肆修建房屋,宦官樊丰、谢恽等人在皇帝身边煽风点火,破坏朝廷纲纪。杨震屡次上疏劝谏,均未得到重视。樊丰、谢恽等人更加有恃无恐,甚至趁安帝东巡泰山之时,伪造诏书,调拨国库的钱粮、木材及工匠,为自己修建豪宅、园池、庐观。杨震安排下属查实后,获取了其伪造的诏书,伪造皇帝诏书是死罪,杨震连夜写好奏折,准备等安帝回宫后面呈。他想趁机治樊丰、谢恽等人的死罪,同时打击宦官奸邪势力,匡扶正义。孰料,樊丰等人的耳目知晓了杨震的行为,极为惶恐,安帝回宫时,恶人先告状,进谗言说杨震是已被废黜的大将军邓骘的下属,一直对朝廷心怀怨恨,处处与朝廷作对。安帝不分青红皂白,对杨震罢官,并收回了太尉印信,后又下诏遣送杨震回乡。

  返回华阴老家的这天,阴风冷雨,杨震走到洛阳城西的几阳亭时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回头对家人和门生说:“人故有一死,我痛恨的是奸臣横行天下而不能诛杀,恶女扰乱朝纲而不能禁止,我还有何面目见青天白日!”杨震留下遗言:我死后,棺材用杂木,裹尸以单布,死后不下葬,亲友不祭祀。说完,他饮毒酒而死,以生命自证清白。

  一年后,汉顺帝即位,诛杀了犯上作乱的宦官樊丰等人,顺帝有感于杨震的忠诚,恢复了杨震的名誉,以朝廷重臣的礼仪将其改葬华阴县的潼亭,下令征召杨震的两个儿子为郎官,并赏赐一百万钱。杨震得以平反昭雪。

  值得一提的是,杨震虽位列“三公”,但对子孙要求甚严,他传给子孙的没有富足的家产,而是清白吏的千古名声。《后汉书》记载他“性公廉,不受私谒。子孙常蔬食步行。”有好友劝他趁在位为后代购置一点产业,杨震不同意,他说:“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厚乎!”杨震的风范和品行,延及子孙,其子杨秉先继承了父亲的清白家风,后出任豫、荆、徐、兖四州刺史,为官期间“计日受俸,余禄不入私门”,官至太尉,直言敢谏,弹劾了一大批贪官污吏,他一生有“三不惑”:不为酒惑,不为色惑,不为财惑;“两不怕”:不怕触怒皇帝,不怕得罪宦官。其孙杨赐、其重孙杨彪亦官居太尉,均有杨震遗风,四世三公,个个清白为官。

  四知人格传海内,清白气节耀天地。杨震暮夜拒金,靠的是慎独自律,守住的是做人、处事、用权、交友的底线。慎独是一种修养,一种自律。无人约束之时,更容易萌生侥幸心理,导致私欲贪欲膨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世上没有“安全受贿”的美梦,更没有不透风的墙。对于为官者来说,做到台上台下一个样,人前人后一个样,尤为重要。要管好别人,先管好自己,在私底下、无人时、细微处,更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始终不放纵、不越轨、不逾矩。

  居高位的杨震不以家财遗子孙,他留给后代的是撼天动地的浩然正气,是宁折不屈的君子品格,是“清白吏”的精神财富。(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