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来源:创业邦  作者丨狮刀  编辑丨雨乔  图片来源丨小米   2020年8月23日,雷军在微博 发了这样一段文字:
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来源:创业邦

  作者丨狮刀

  编辑丨雨乔

  图片来源丨小米

  2020年8月23日,雷军在微博发了这样一段文字:

  “今天的小米,要想躺着过去的业绩上过日子,毫不疑问,完全不可能。要想继续不管不顾、猛冲猛打、粗放成长,这条路也走不通。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复杂局面。要想破局,我们还是需要拿出‘重新创业’的热情,豁出去干!”

  51岁的雷军,连同10岁的小米,在经历了高潮迭起的辉煌时刻之后,渐渐迎来了自己的退潮期。五十知天命的雷军似乎并不认“天命”,反而要拿出“重新创业”的热情“豁出去干”。

  不信天道酬勤,提倡顺势而为的雷军,10年前借了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势,借了消费升级的势,借了互联网发展的势。10年后的雷军,想要“重新创业”,这次他会顺什么势呢?

  《一往无前》这本书详细阐述了雷军在中国制造业风起云涌的大潮中,是如何用十年时间一手打造小米帝国。今天我们把这本书分成蓄水、开闸、平稳、改革和下一个十年这五个部分,讲述小米从疯狂崛起到瓶颈之困,再到突破上扬的反转历程。

  书名取为《一往无前》,或许正如老版《西游记》主题曲歌词唱的那样,“一片赤诚,一往无前,不到灵山,不回不还”。

  在这部由小米200多位员工口述、作家范海涛整理的自传里,我们将看到一个更为完整的、崭新的小米。

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蓄水:顺势而为

  用“开闸泄水”来形容小米发展的这10年似乎十分合适。

  无论是漫长的蓄水过程、开闸后大江奔腾的高光时刻,还是步入低潮、渐趋柔和的平稳状态,对应小米发展的若干个标志性节点,都显得那么妥帖。

  “风口浪尖上,猪都能飞起来”。

  20世纪末,确实是风口浪尖的年代,不过雷军并不是那只任由风吹的“猪”,也不是摸着石头爬山的那个人,而是到达山顶踢石头下山,改变风向的那个人。

  小米的创立有迹可循,如果不是小米,也会有大米、红米、黑米。2007年,随着3G时代到来和IPhone问世,安卓系统的权重陡然上升,UC浏览器出现,这仿佛都在暗示智能手机时代即将到来。

  而这些信号,都被雷军赶上,并捕捉到了。他提出的铁人三项“硬件+软件+互联网”,不是天才式的空想,而是实干者的总结。早前,三个项目中雷军自己亲身试水了两项。

  雷军本科就是计算机系,手机狂热发烧友。

  他毕业后进入金山公司,写过程序,拆过零件,推广过WPS,开发过UC Web手机浏览器。随后他对标亚马逊,创立卓越网,又转战网游,成为天使投资人。雷军是互联网新时代的实施者、助推者、操盘者。

  他非常敏锐地看到,未来十年,是互联网的十年。

  2009年,雷军下定决心做手机,2010年,他创办了小米。

  这时,雷军脑中的铁人三项计划已成清晰的模式。早期的创始人都是被这个模式打动,计划要“干场大的”。两位元老级创始人,林斌和黎万强,一个是业务往来的熟人,谷歌核心技术总监,一个是金山老部下。

  其他的创始人,如黄江吉、周光平、洪锋等都是团队熟人介绍来的,绝大部分人来自金山、微软和谷歌的一流工程师。

  没有供应商,连一枚螺丝钉都没有商家愿意提供,雷军亲自下场去一线约谈。没有生产线,刘德开始跨界学习逐个拜访。没有液晶屏,雷军一行三人去日本夏普,当时正逢日本核泄漏。

  多年后,雷军谈起此事哈哈大笑,他说:“整个飞机上只有我们三个人”。

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开闸:大江奔流

  2011年8月16日,北京798艺术中心。

  当1999元的价格伴随着陨石降落的音效出现在PPT大屏幕时,全场沸腾,掌声和尖叫声持续了将近半分钟。这场小米1代手机的发布会上,雷军用78分钟详细介绍了小米的商业模式和手机配置。

  双核1.5G手机,4英寸屏幕,800万像素摄像头,通话时间900分钟,待机时间450小时。互联网模式开发的手机操作系统MIUI,百变锁屏,千变主题。比肩苹果的配置,价格只要一半。

  从小米1代研发时,雷军就坚持用高配置、高性价比的手机秒杀市场。

  此前,雷军和团队在论坛上蛰伏了三年之多,将产品性能、外观等设计因素全权交给用户来定义。论坛中的手机发烧友会对手机的某些功能、元素提出个人建议,小米团队据此进行修改升级,真正实现了手机研发与用户群体“面对面”地交流。

  2008年8月,MIUI第一版发布时,论坛上已经汇集了100个顶尖手机玩家,这成了小米的核心用户。为了表达对这100名核心用户的感谢,设计师甚至把他们的名字写到了开机画面上,MIUI团队还为这个开机画面起了一个特别的名字,“感谢,勇敢的上帝。”

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正是这样的口碑营销,使得小米1代在面世前,就已经有了50万论坛潜在用户,30万活跃用户,所以第一次发布会就卖了40万台。

  这是小米成长壮大的标志性事件。自此,小米一路开挂,所向披靡。

  2012年4月6日,小米公司成立两周年。当天,10万台合约机在6分05秒内一抢而空。

  2013年7月31日,小米正式杀入千元智能手机市场,红米手机上市定价799元,900万用户通过QQ空间进行购买预约。

  2014年,小米登顶封神。

  这一年,小米成为中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冲到了市场份额中国第一、全球第三的位置,市场估值达到了450亿美元。

  也是在这一年,华为Mate系列扶摇直上,普通机型大搞“千县计划”,OPPO和VIVO线下地毯式开设门店,阿里入股银泰百货。

  这些仿佛都发出了一个信号:中国商业接下来会进入到线上、线下相互融合的阶段。单纯线上市场已趋于饱和,互联网流量红利正逐渐减少。

  而此时,小米线下店铺仅有负责售后维修的“小米之家”。

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平稳:走向低潮

  古人云:物极必反。

  伴随着纷至沓来的鲜花、掌声,一些隐患和危机也在举杯庆祝中慢慢滋生出来。

  在小米巅峰时期的2014年,管理层曾做出一个决策,放弃来自软银的70亿注资。原因是小米不缺钱,没必要让出股份来融资。直到一个月后,雷军才意识到,小米实际的资产实力远不及市场估量的那样乐观。

  随后,小米开始走向低潮期。

  供应商支持力度不够,一些产品在宣传和问世之间存在时间差,导致热度降低,销量不足;海外印度市场50万部库存滞销,10亿成本贬值;双十一销量无增长突破,和以往“想怎么玩怎么玩”的状况相比,这次小米通过给用户发放50万代金券才勉强拿下了销售第一;企业内部管理层紊乱遭工程师当面质问。

  组织架构内部的混乱带来的产品疲软,似乎有迹可循。

  小米公司小而精的组织结构,在创业初期是一支攻无不克的利箭,体量小,运转快,指哪儿打哪儿,猛冲猛打、粗放成长,是小米创业前期的功臣。但到了后期,450亿的市场估值让这个公司底盘体量变大,以往的管理模式成了小米继续冲刺的阻碍。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在小米创业初期,公司一直采用“扁平化”的管理模式,一度被人称为完美的“乌托邦”。雷军还曾解释道,“扁平化是基于小米相信,优秀的人本身就有很强的自驱力和自我管理能力,我们的员工都有想做最好的东西的冲动,公司有这样的产品信仰,管理就变得简单了。”

  据说,办公室曾经有一个打卡机,买回来后从来没用过,全凭大家自觉。

  然而到了2014年,“小米的巨大成功让所有人都膨胀了,包括我。”雷军说道。

  项目组整体割裂严重,沟通严重不足,有些组到了“狂傲不可理喻”的程度。小体量的创业团队,在面对450亿的巨大底盘时,似乎有些带不动了。

  雷军发现,小米竟然是在组织结构如此脆弱和人力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去打仗的。

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改革:知耻而后勇

  2016年,是小米发展史上最低潮的一年,也是小米发展态势的转折之年。

  雷军曾说,知耻而后勇。这一年,雷军亲自接管手机部门,调整内部组织架构,尽量弥补上一轮融资的错误决定,带领小米重新出发。

  在组织架构上,雷军将以往各自分离的项目组重新组合,设立产品部和项目管理部,成立核心器件部门;同时进行民主选举干部,由雷军亲自培训。

  在产品生产上,雷军带领团队优化全部供应链,理清真实成本,调整采购价格。供应商给小米的螺丝钉定价是其他企业的五倍,降!说明书成本贵,设计不人性化,改!

  与此同时,雷军正式进军线下,建设“小米之家”。仅一年时间,“小米之家”就在全国开了50家店面,正式迈入线上、线下双战场。到2016年底,小米实现线上销售76%、线下销售24%的渠道占比。

  一战封神,又被打得倒退,再次出发的小米又迎来了曙光。

  红米的极致性价比在印度市场势如破竹,赶上了印度电商第一波腾飞的红利;小米生态链稳步向前,智能家居、小米手环、电饭煲、插线板,几十家企业上百个产品孵化成功,销售额破百亿;不计成本研发出世界上第一款全面屏手机,显示屏面积占90%,像一整块玻璃。

  2016年,雷军凭借全面屏黑科技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有媒体报道,说这是“品牌再造,回归初心”。其后,AlohaGo四胜围棋选手李世石,人工智能大数据时代到来。小米再次紧跟潮流,推出小爱同学智能音响,直击AloT。

  2018年,小米在港交所正式上市,上市估值539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雷军和董明珠的赌约也在这一年落下帷幕。

  2013年12月12日,小米的雷军和格力的董明珠在一档颁奖盛典上结了一个赌约,如果小米5年之内销售额能超过格力,那么格力就要输给小米10亿元作为赌注。

  最终,雷军虽输了赌约,却让全国消费者看到了小米的突起之势。五年之内,小米的市值从200多亿涨到了1749亿,互联网收入同比增长61%,生态布局慢慢完成闭环。

  2019年,小米成为最年轻的世界500强公司。

小米:开闸泄水的十年

  小米:下一个十年

  属于智能手机的黄金十年已经过去,下一个十年是悄然而至的5G+AIoT时代。

  雷军曾说,自己不信天道酬勤,更相信“顺势而为”。

  刚毕业的那几年,雷军进入金山公司,也曾担任职业经理人努力奋斗过,但没能改变WPS被微软打败,卓越网不盈利被卖的事实,这些都令他十分“挫败”。

  那时雷军意识到,成功者是历史与环境的产物,是机遇和经验的积累,创业者要对未来趋势有精准把握,要时刻走在风口浪尖上,他为自己没能抓住互联网时代的机遇而深深懊恼。

  好在,雷军迅速捕捉到了IPhone智能手机问世发出的风口信号,看到了智能手机的广阔市场,也看到了中国山寨机横行之下,代工式的制造业现状。

  2010年,当雷军重新选择创业时,他拥有的,不仅仅是得天独厚的机遇,还有从业十余年带来的商业判断能力,操盘卓越网带来的互联网运营能力和管理能力,以及作为天使投资人带来的广阔人脉。这对于小米创立前期的研发、运营、融资都是宿命式的蓄力。

  如果仔细研究你会发现,当前的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其创始人都是70后或80后。在2005年中国互联网风口打开之时,他们都已到了而立之年,有了一定的知识累积和战斗经验。既有发现机遇的眼光,也有把握机遇的魄力。

  小米的商业模式与战略前瞻性已经得到了认可。随着5G元年的到来,智能手机线下零售渠道将由大型购物中心取代通信一条街的状况,这正是小米深耕四年的长板战线。

  2019年起,小米积极加速4G手机的库存清理速度,加大5G手机的研发投资力度。同年底,小米第一家智能工厂开始首批手机的生产,小米有望批量化进军AI时代。

  对于这个年轻的企业来说,新的时代,或许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