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八佰》难救华谊

  一部《八佰》,难救华谊  文|《财经》记者冯奕莹特约作者麦青实习生赵宇

  一部《八佰》,难救华谊

  文|《财经》记者冯奕莹特约作者麦青实习生赵宇

  编辑|陆玲

  继前两年巨亏,遭遇退市风险警示后,2020年华谊兄弟(300027.SZ)面临巨大的退市压力,能否度过“此劫”,成为市场各方关注的焦点。

  8月26日,华谊兄弟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24亿元,同比减少69.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31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收窄。

  8月29日,电影《八佰》官方宣布,截至今天01:07:56,《八佰》的票房已经突破了16亿元。公司公告称,《八佰》累计票房收入超过11.55亿元时,华谊来源于《八佰》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2.05亿元至2.45亿元。

  据此比例推算,目前华谊兄弟靠《八佰》已进账2.84亿元至3.39亿元。也就是说,一部《八佰》的票房,已覆盖华谊兄弟今年上半年的亏损。猫眼App预估,《八佰》的总票房将突破30亿元。

  爱奇艺前副总裁李文表示,《八佰》是华谊重要一战,甚至可以说是今年能否扭亏的成败之作。华谊近年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在电影主业上无特别优秀的作品,电影小镇等衍生项目变现困难盈利不及预期。

  然而,华谊靠一部《八佰》真的能扭亏为盈吗?据业内人士推算,华谊最终在《八佰》上的经营利润在3亿元左右,这个量级的利润对华谊这种百亿级公司,和其债务缺口来说作用有限。对于华谊来说,当下只是稍微喘口气,暂别至暗时刻。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表示,对华谊兄弟来说,想依靠单个影片实现完全的逆风翻盘,实际上还是较为困难的,关键是华谊兄弟能否连续推出市场叫好又叫座的影片。

  《八佰》只能赚辛苦钱

  根据公司公告,《八佰》累计票房收入超过11.55亿元时,华谊来源于《八佰》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2.05亿元至2.45亿元。

  微博博主“电影票房”告诉《财经》记者,电影票房的分账方式复杂。最后的分账票房中,片方(制宣发)合计分成分账票房的43%,其中发行占10%-15%,剩下的85%-90%才是制作方(或者叫出品方)能拿到的钱。

  在《八佰》的分账中,华谊是出品方的一员,也是发行方。微博博主“电影票房”说,根据在公告中的比例,推算华谊约占出品的六成左右。

  据此推算,5亿元的总成本,华谊的成本约为3亿元左右。以30亿元预测票房计,华谊最终利润也许在3亿元左右。

  从过去电影业务对华谊利润的贡献度来看,从2015年到2017年,华谊80%的净利润来源是投资收益,主要是来自减持套现近30亿元的掌趣科技。如果扣除其他并购业务产生的净利润,华谊兄弟的电影业务并不赚钱。

  但是,《八佰》依然为华谊兄弟提供了翻盘的可能。

  作为华谊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电影,《八佰》一直备受外界和投资者关注。《八佰》给华谊带来的收益一方面是票房收入,另一部分就是其有望推动股价上涨。

  新生代导演、作家向凯对《财经》记者表示:“对于华谊来说,单靠《八佰》,并不一定能保证华谊今年扭亏为盈,但可以提升公司的市值。票房的目的不仅仅是收益,而是让股民看到希望。”

  8月2日,《八佰》官宣重新定档8月21日全国上映,从定档至今,华谊股价已上涨超30%,市值增长超34亿元,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实控人的股票质押风险。Wind数据显示,王中军、王中磊的股权质押比例,均已超过其持股比例的99%。

  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的股价已经从10.8元的价格一路下跌,最低至今年4月的3.21元,跌幅一度超过70%。即便按照目前最新6.37元的收盘价格来算,跌幅也达40%。公司的市值则从巅峰时期的近800亿元缩减至如今的178亿元,减少77%。

  可以说,这次《八佰》的票房成功,不仅为华谊和业务合作伙伴树立了其电影主业上的信心,也为投资者带来了此刻最需要的信心。

一部《八佰》难救华谊

  图/微博

  保底分账发行惹争议

  《八佰》对中小影院采取的保底分账发行模式,惹怒中小影院。有消息人士表示,自8月21日公映开始,年票房200万元以下的影院,需要拿出上年实际票房的3.5%作为保底金额,才能放映该影片。

  而面对争议,华谊兄弟通过《八佰》的发行方华影天下回应,此次为《八佰》制定的发行模式旨在保护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打击瞒报漏报这一长期存在的行业“毒瘤”。

  在发行方式的改变和中小影院愤懑的背后,是中国电影行业当下的困境。

  有业内人士对华谊此次打破市场规矩的做法并不认可。向凯认为,华谊是把责任压力直接转嫁给了院线,为了保票房,才会在疫情之下提出如此苛刻的发行条件。

  但也有影院人士对该做法表示理解。广西贺州市影院老板彭先生接受了华谊的保底发行模式。他表示,保底金额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就是去年票房的3.5%,没有达到这个数,各个院线是可以谈,“我们影院谈的保底费用,对于这片子来说,没太大问题,肯定能覆盖。因为现在确实没有片子了,这是第一部真正的大片,能起到救市作用的大片。”

  《八佰》确实重新点燃了沉寂已久的电影行业。彭先生介绍:“《八佰》上映前,我们影院一天就几十个,没超过100人,《八佰》上映后,平时都有几百人,到了周末上千人。”

  华谊声明中所说的,中小电影院长期瞒报漏报的现象,程度如何?

  某制片人向《财经》记者介绍,在三四线城市,或者说比较偏僻点的城市,票房瞒报漏报的现象是非常严重的。中国现在能够被统计上的票房可能也就是真实票房的80%左右。

  前爱奇艺副总裁李文称:“发行方式改革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减少盗版的机会,一些过小的影院由于半年多没有营业,客观上加剧了他们盗版的冲动。”潜在的观影人群数相对固定,如果一些观众在瞒报漏报票房的渠道观影,那么统计总票房和票房收入要打折。如果影院已交保底费用,这部分的票房至少会如实统计。

  保底分账发行冲突背后,是电影行业参与者共同的生存焦虑和各方的根本利益分歧。对并无瞒报漏报的中小影院经营者的角度来说,经营艰难,如今现金流承压。而对在产业链条里承担了更多风险的内容提供方来说,则是冒着风险投入巨大资金和精力制作后,无法拿到应有的收入,同时票房无法统计上来。

  此举也有市场观点解读为账期问题,认为传统分账方式下,制片方要等影片上映后4到6个月甚至一年才能回笼资金。而先缴纳保底费用,则能让华谊迅速回笼一笔一两亿元的现金流。业内某制片人告诉《财经》记者,用这样的方式去回笼资金,对华谊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更多在于对行业的促进和良性的发展。

  对于《八佰》对华谊兄弟造成的影响,以及引发的争议,《财经》记者向公司发去了采访提纲,得到回复称“以公告为准”。

  退市危局何解

  2018年曝出上市首亏10.9亿元,2019年继续巨亏39.6亿元,连续两年的亏损,让这个曾经的娱乐帝国,走到了保壳之战的关键时刻。

  有业内人士分析,华谊兄弟在2018年至2019年,计提了巨额资产减值损失,处置了大量资产,为2020年扭亏做了充分的准备,“2019年把该清理的都清理了,商誉也消化了很多,有利于今年轻装上阵。”

  而且根据新《证券法》,深交所修订的《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其中的退市指标,取消了单一连续亏损退市指标,引入“扣非净利润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一个亿”的组合类财务退市指标,而一个亿的营业收入对于华谊兄弟来说,并非难事。据此,向凯认为,华谊的退市风险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解除。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净利润亏损2.31亿元。从各业务板块上看,影视娱乐依旧占据营收的大头,占总营收的比重为84.86%,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75亿元,同比下降73.18%,电影业务营收大幅下滑对整体营收表现的影响最大。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的营收为993.23万元,同比下降65.97%,占总营收的比重仅为3.06%。

  事实上,除了盈利,对华谊兄弟来说,目前紧迫的是债务危机和现金流难题。

  “《八佰》可能帮公司解决扭亏问题,但目前华谊的资金链缺口很大,他们要跟债权人达成和解,否则如果债券人采取强制手段的话,他们同样存在持续经营的问题。”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表示。

  华谊兄弟连续巨额亏损之后,其资产负债结构急剧恶化。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谊兄弟的流动资产总额为27.48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仅有1.34亿元,流动资产在扣除预付款和存货之后,其速动资产不足5亿元。

  与此同时,其同期的流动负债总额却达到了46.42亿元,其中仅短期借款余额就达到了23亿元,此外还有2.75亿元长期负债也即将到期。

  由此看来,华谊兄弟的流动资产远不足以覆盖其流动负债,如果以速动资产来看,对比46亿元的流动负债,其速动口径的流动性缺口超过40亿元。

  况玉清认为,华谊兄弟已经陷入了资金链非常紧张的局面——为了避免信用违约,华谊兄弟正在采取大规模地“借新还旧”的“滚动展期”方式偿债,但此举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其债务压力问题,未来的偿债压力山大。

  为了解决资金难题,华谊四处奔走,寻求融资。今年1月,阿里影业向华谊兄弟授出一笔7亿元的借款,借期为5年。4月底,华谊兄弟计划通过向阿里、腾讯等九名战略投资者定增筹集资金22.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7月底,招商银行宣布拟向华谊兄弟提供15亿元授信用于华谊的影视项目开发,覆盖眼下直到2023年华谊预计推出的30部影片。

  况玉清认为,这些救命款虽能够帮华谊兄弟暂缓燃眉之急,但还远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该公司的债务危机。

  华谊还有几张牌

  《八佰》前后10年准备,4年制作,耗资5.5亿元,超过30位一线影星参演,投入巨资实景搭景,并非可以快速批量出产。除了《八佰》,华谊还有别的牌吗?

  2013年,华谊兄弟首提“去电影单一化”。2014年,华谊兄弟创始人兼董事长王中军表示,“要打造中国的迪士尼,影视、实景娱乐、互联网是华谊的三驾马车”。

  从2020年半年报仅3%的营收占比来看,实景娱乐业务难以大幅拉高公司整体营收。

  虽然华谊兄弟在财报中称,已经“在实景娱乐领域摸索出了一整套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不排除未来该项业务存在大幅度增长的可能性,但其距离成为公司的营收主力业务,尚需时日与机遇。

  而互联网娱乐的营收占比,则波动较大,其在2020年中报里占总营收的10.96%,而在2017年-2019年的年报中,其营收占比分别为7.77%、1.35%、1.38%。

  总的来说,华谊兄弟的多元化发展战略,还处在布局和培育期。

  去年以来,华谊经过反思后,决定回归电影主业,坚持“影视+实景娱乐”双引擎。

  2019年底,华谊兄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忠磊在《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2019年全年,除《八佰》档期调整,华谊兄弟电影主投主控项目一片空白。作为一家以内容生产为核心竞争力的传媒公司,这样的失误堪称致命。事实上,这已经是电影团队连续第四年交出远远低于预期的成绩单。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八佰》对华谊的意义,还包括在此困难之际,重振团队和行业对于其内容能力和导演梯队的信心。

  从目前华谊兄弟手头的电影项目储备来看,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目前有十余部电影处在筹拍或待上映阶段。其中,《侍神令》、《温暖的抱抱》预计在2020年内上映。《749局》、《阳光不是劫匪》、《美人鱼2》、《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以及《涉过愤怒的海》等都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对于此项目储备名单,一位前华谊宣发人士评价,此项目储备清单的质量,较前些年的情况,有所提高。

  (《财经》记者张建锋对此文亦有贡献)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反弹行情! 一部《八佰》难救华谊
一部《八佰》难救华谊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