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评论:嘲笑“一字马”女孩,谁给了你毒舌的勇气

  原标题:嘲笑“一字马”女孩,谁给了你毒舌的勇气  对于他人取得的成绩不是衷心祝福,而在言语里透露出一股酸劲儿,只会暴露自己的浅薄与狭隘。

  原标题:嘲笑“一字马”女孩,谁给了你毒舌的勇气

  对于他人取得的成绩不是衷心祝福,而在言语里透露出一股酸劲儿,只会暴露自己的浅薄与狭隘。

  今年高考时那个跳着劈叉蹦出考场的姑娘,在走红后被网友称为“一字马”女孩。如今,这位名叫罗子欣的考生已被中国美术学院录取,将以高水平运动员的身份成为中国美院第一届体育特长生。然而,罗子欣走红后,却招来了不少冷嘲热讽。有的网友非常毒舌:“那么胖也跳健美操?”“体育生考艺术院校,是个学渣吧?”

  这些网友的留言,满满都是对健美操运动的无知,以及对体育生的偏见。对于他人取得的成绩不是衷心祝福,而在言语里透露出一股酸劲儿,只会暴露自己的浅薄与狭隘。

中青评论:嘲笑“一字马”女孩,谁给了你毒舌的勇气

  健美操融体操、舞蹈、音乐于一体,是一门追求力量与美的运动。罗子欣冲出考场的“一字马”,不过是展现其运动能力的“小试牛刀”。作为国家二级健美操运动员,她曾在世界健美操锦标赛上获得过五人操世界亚军,并在中国美院的健美操项目体育测试中取得高分,位居第二。用“胖”来形容罗子欣,不仅是对其人格形象的贬损,也是对健康体态的曲解。发出此类毒舌评论的网友,有必要反思一下过度推崇以瘦为美的病态审美观了。

  至于拿罗子欣以体育生身份考入艺术院校说事,不光让广大体育生不服气,还顺带伤害了艺术教育。在发表这些言论的人眼里,是不是只有一板一眼地应试,才是评价一个人学习能力的唯一标尺?

  诚然,一般来说,体育生在文化课成绩上不如普通考生。不管是体育类院校,还是招收体育生的综合类院校,都会适当地降低对体育生入学的文化课成绩要求。一个人的精力总归是有限的,体育生花大量精力用于体育技能训练,势必会占用不少用于补习、做题的时间。因此,以文化课成绩来衡量体育生的实力是明显不公允的。

  降低对体育生的文化课成绩考核标准,并不意味着毫无要求。例如,对于罗子欣这样的“B档”运动员,其高考分数不能低于生源省份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65%。她的高考成绩是457分,远远超过学校分数要求。近年来,在入学测试中加强对考生文化素养的考查,也成为体育类、艺术类院校招生改革的趋势。

  更重要的是,尽管在入学文化课成绩要求上,高校可以适当放宽标准,但在大学的专业学习中,不管是什么身份的学生,都要按照一样的标准通过考试。笔者上大学时就有这样的同学,他们和普通学生一样出勤上课,一起参加考试。如果不是他们代表学校外出参加比赛,或者在院系间体育比赛中展露身姿,平常甚至很难意识到他们体育特长生的身份。

中青评论:嘲笑“一字马”女孩,谁给了你毒舌的勇气

  放眼国内外一流大学,招收体育特长生既为了充实本校体育竞技队伍,也能起到营造学校体育运动氛围的效果。NBA球员大多具有大学学历,甚至不乏来自哈佛大学等名校的学生。值得注意的是,上大学并不是这些运动员从事竞技体育的终点,他们在高等教育体系中还会继续发挥运动才能。正是因为这些高水平运动员的存在,学校确立了在相关运动领域的声誉,对普通学生参加体育锻炼也能起到带动作用。

  实际上,只要坚持严格的选拔标准,体育生想要进入知名大学,其难度不比普通学生低。现实中,很多人却只看到他们相对较低的高考分数,而忽视了他们为了达到相应的运动水平,所付出的成倍汗水与努力。

  作为艺术类院校,中国美院尝试招收体育特长生,符合力量与美相结合的审美宗旨。健美操不仅要求运动员练成强健体魄,也融入了丰富的美学内涵。对艺术类院校招收体育特长生,实在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其实,面对很多大学生运动匮乏、体质下降的现实,不少高校都有必要引入“运动因子”,从而激发学校的体育氛围。

  当然,高校招收体育生并非没有可改善之处。比如,部分体育生因为经常外出参加比赛和训练,和普通学生的交集不多,难以起到带动作用。有的高校在招收高水平运动员以后,实施区别化的管理,“冠军学生”很少正常上课,在无形中弱化了专业学习的要求,影响高校声誉和考核公平。这些问题的存在,要求高校改善体育生的招生、教育机制,让体育生教育发挥应有的作用。

  不管怎样,嘲笑罗子欣,对她的努力和天赋来说都是不公允的。在今年这个特殊的夏天,让我们记住这个健康、热情、活泼的“一字马”女孩。加油,姑娘!未来可期!

  撰文/王钟的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