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镇安县7.1亿“豪华中学”为何进入舆论风口浪尖

  原标题:马上评︱ 镇安县7.1亿“豪华中学”为何进入舆论风口浪尖  位于陕西西南部的深度贫困县——镇安县,2019年刚刚脱贫摘帽。就是这个全县年财政收入不足2亿元,却花了7.1亿元修建了一所“豪华中学”,导致县城债台高筑。此事经媒体曝光后,“豪华中学”立马处舆论风口浪尖上。这是为什么?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厘清。

  原标题:马上评︱ 镇安县7.1亿“豪华中学”为何进入舆论风口浪尖

  位于陕西西南部的深度贫困县——镇安县,2019年刚刚脱贫摘帽。就是这个全县年财政收入不足2亿元,却花了7.1亿元修建了一所“豪华中学”,导致县城债台高筑。此事经媒体曝光后,“豪华中学”立马处舆论风口浪尖上。这是为什么?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厘清。

  一问:“再穷不能穷教育”如何认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句话曾经刷遍乡村的大街小巷,它体现了党和政府排除万难办好教育的坚定信念。这句口号在当时背景下的总体要求是,经济开始好转的地方,资金使用的总盘子要“高度重视教育”,尤其是不能把有限的财政资金用于建设政府的“楼堂馆所”等,铺张浪费。

  按照这个“豪华中学”的规划,建成后计划容纳学生6000名120个教学班。一个刚刚脱贫的县,相对其他地区来说还是一个穷县。供6000名学生读书的学校,竟然投入7.1亿元建设,学校共有教学楼、宿舍楼、餐饮楼、体育馆、教师公寓等主体建筑24栋。还修建有仿古牌坊式大门、4层“鲤鱼跃龙门”喷泉水景、假山瀑布水景、水车、栈道等诸多景观与教学无关的设施。这难道不是奢靡之风?这是让“再穷不能穷教育”来背书,网民怎么会答应?无疑,当地的“领导小组”把“再穷不能穷教育”这经给念歪了。

  二问:这个巨大的债务如何偿还?2014年末镇安县债务余额18.5亿元,其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14.8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3.7亿元;2015年,“财政收入增速明显降低,新增财力规模明显缩减,财政工作面临的困难与挑战前所未有”。正是在政府性债务化解任务沉重的情况下,“豪华中学”建设项目启动了。

  县政府财力不足,于是7.1亿“豪华中学”采取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模式)进行投融资建设。按市场规律,社会资本的投入方,是要讲究获利回报的。利从哪儿来?人们有理由发问,是否从学生的“收费”上来?“豪华中学”是按公办收费,还是按民办收费?像这所比那些被网民批评的“贵族学校”还豪华的中学,会按刚刚脱贫的当地生活水平来收学生入校费?如果不按“平价”收费?那融资的债又怎么还上呢?人们对“豪华中学”有这种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

  三问:“豪华中学”的问题如何处理?8月24日,该校门口标志性的4层“鲤鱼跳龙门”水景喷泉及凉亭等设施开始拆除;另外,有多名当地人向记者反映,该中学拖欠施工人员的务工工资。这些情况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豪华中学”是存在问题的。人们有理由担心,“豪华中学”虽然不可能全部“一拆了事”,但是这个事情会不会“不了了之”?

  据报道,中纪委相关领导已在当地展开调查。也许,镇安县的有关领导会感觉到很委屈。建设这所学校“出发点是好的呀”“重大事项都是经过集体研究决定的啊”。从表面上看,似乎“豪华中学”即使有问题,也不是哪个领导的主观问题、个人问题。但这样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对于每位在岗的领导干部来说,都承担着相应的职责,是权力和责任的统一。

  对于为官者,在任何时候出了问题,都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比如,这所“豪华中学”立项以往,从3亿、5.136亿、7.1亿,不断上涨的建设费用,有人提过出异议吗?再比如,占地面积从126亩增加到了271.9亩,建筑面积从87200平方米增加到了129140平方米,教师用房面积也从12000平方米增加到了25040平方米,足足翻了一番。这样的大规模景观,难道“领导小组”的所有领导都视而不见?

  舆论风口浪尖上“豪华中学”,只有解开网民的疑团,才能回归“风平浪静”。

责任编辑:郑亚鹏